業資訊

INFORMATION

任意改編影視作品獨立元素為何侵權

時間:2015-08-14 14:12:00 來源: 編輯:jysk 瀏覽:

 

央視動畫作為《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的制片人之一,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擁有片中3個卡通人物形象的著作權,并以此改編創作了《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沒想到因此惹來了官司并在一審中敗訴。那么我們不禁要問:作為制片人,有權利對原作進行改編,并使用原作中的獨立元素創作衍生品嗎?

 

動畫形象版權歸誰?

許可合同很關鍵

本案中,影響雙方訴訟勝負的關鍵在于,對于“大頭兒子”等3個動畫形象,設計者劉澤岱與被告是否訂立了著作權許可合同,以及許可使用的時間和范圍。

 

根據當時任上海科教電影廠動畫導演的崔世昱回憶,當時他受央視之托,聯系了劉澤岱,要求其創作動畫人物造型,并口頭協議該造型用于動畫片制作,版權歸央視所有。

 

對于著作權項的許可和轉讓,法律有嚴格的規定。我國現行《著作權法》第二十六條規定,在著作權許可或轉讓合同中,著作權人沒有明確轉讓的權利,未經著作權人同意,另一方當事人不得行使。對于沒有明確約定許可范圍或者許可期限的許可合同,在事實真偽難明時要作出對著作權人有利的解釋,這是因為,在著作權合同關系中,受讓方或被許可方往往是財力雄厚的一方,雙方法律地位平等但經濟實力懸殊,著作權人事實上難以獲得平等的談判地位,在此情況下,就必須保證著作權的各項權能應當最大可能被保留在權利人的手中。

 

因此,即使劉澤岱通過口頭協議允許央視將動畫形象用于1995年動畫片的拍攝,但并不能就此推論央視在2013版新動畫中當然獲得對人物形象的許可使用權。

 

視聽作品權利都歸制片人?

片中的獨立元素歸作者

1990年版《著作權法》第十五條規定,“電影、電視、錄像制品的導演、編劇、作詞、作曲、攝影等作者享有署名權,著作權的其他權利由制作電影、電視、錄像制品的制作者享有”。現行《著作權法》第十五條規定,“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著作權由制片者享有,而編劇、導演、攝影、作詞、作曲等作者只享有署名權,以及有權按照與制片者簽訂的合同獲得報酬”。那么,這是否意味著動畫人物設計的著作權全部歸屬于制片人了呢?答案是否定的。

 

視聽作品的著作權“由制片者享有”是指視聽作品作為一個整體由制片者享有,而不是指制片者可以獲得組成其電影的所有元素(如主題曲、劇本、劇照等)的著作權。

 

視聽作品是由連續畫面、劇本臺詞、背景音樂、主題曲等共同組成,因此,對于改編成劇本的小說、音樂、動畫形象等“可以單獨使用”的組成元素,相應的作者有獨立維權的法律資格。比如說,如果他人未經許可在其廣告中使用《道士下山》的電影片段,制片方有權提起訴訟;如果他人未經許可在商業廣告中僅使用《道士下山》的主題曲,那么作曲者有權提起侵權訴訟,而制片方則無此資格。

 

對于劇本、音樂等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而言,事實上包含著兩種屬性:既是視聽作品的有機組成元素,又是視聽作品之外的獨立作品。換言之,由于視聽作品構成的復合性,包含眾多權利主體,為了規范、簡化權利歸屬,我國《著作權法》規定視聽作品的全部著作權在整體上屬于制片人,而其他參與者(包括攝影、燈光、編劇、配樂、演員等)只能通過合同的方式取得報酬,即在同一視聽作品的范圍內將相應智力成果的版權讓渡給了制片人。但是,對于視聽作品組成元素中那些“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在電影之外,仍然可以自由使用(除非合同另有約定)。

 

例如,雖然周杰倫的《菊花臺》是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的主題曲,但在電影之外周杰倫可以演唱和發行這首歌,而制片人雖然可以在《滿城盡帶黃金甲》中使用該曲,卻不能在電影之外擅自復制、發行這首歌。

 

制片人不經允許改編作品?

小心原作者找上門

視聽作品制片人對其作品的控制范圍,僅限于整體意義上的作品,這意味著其不可以單獨地控制其作品中的每個部分,更不可以在后續演繹過程中對構成元素擅自進行改編。

 

《伯爾尼公約》中明確規定,要將由文學或藝術作品派生而來的電影作品改編為其他任何藝術形式,除了要經過電影作品作者的許可之外,還要經過原作品作者的許可。因此,對電影的改編(尤其是對作品元素如音樂、劇本、動畫形象的明顯改編)需要同時經過原作品著作權人和電影作品著作權人的許可。例如,在原告白先勇訴被告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等著作權糾紛一案中,上海電影制片廠取得白先勇許可將其小說《謫仙記》改編為電影《最后的貴族》,其后被告將電影《最后的貴族》改編為同名話劇并演出,事前取得了電影制片方的授權,但未能獲得小說原作作者白先勇的許可,于是被訴至法院,最終法院判決被告賠償。

 

同樣,在本案中,央視動畫的《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對人物形象進行了改編,因為沒有事先約定或者取得原作者的許可,在性質上構成侵權。這是因為,即使視聽作品的制片人,也無權對其作品中可以獨立使用的作品元素進行任意改編并用于新的視聽作品。因此,無論是按照1990年版的《著作權法》還是現行《著作權法》,即使認為央視動畫取得了95版動畫整體意義上的著作權,也不意味著其同時取得了劉澤岱設計作品的著作權,當其在2013年動畫中再次涉及對劉澤岱作品的使用、改編時,仍然要獲得相應權利人(本案原告)的授權。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網

0
?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